Kalller

生而为人

普普通通的日常而已

我家的乌龟昨天死掉了
我一直以为是乌龟的话能活很久,
明明在我第一次听到同学去世时,就该懂的问题,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

对黑白照片没有一点点抵抗力的我